关注

思考题
如果站点内有人宣称自杀,站长应该:

1. 报警并提供IP信息
但会泄露用户隐私,同时也危及站长自身的匿名/安全性;

2. 置之不理
但是生命比隐私更重要,不能错失可能拯救生命的机会;

3. 其他紧急应对
欢迎讨论。

@lgE 在公轴上见过自伤的照片......感觉还蛮有必要的 :0070:
也许可以选择1,然后再寻找减小风险的可能 :11112:

@lgE 自杀干预这件事很难的…我是没信心自己能做好

@lgE 口头自杀干预吧,或看看有没有别人有此人的联系方式之类的。。。
对于想要自杀的人来说隐私比生命重要多了。真的报警,不管救不救得回来,都会对别人产生二次伤害

@lgE 如果站长有义务救自杀的人。那站长的义务就会无限扩大义务。因为任何价值观会认为站长应该有这样那样的义务。这还得了

赛博垃圾 

@liolok @lgE 感觉是直指逻辑核心的好问题。

然后想起来这里还有一个隐藏的大的前提,大家需要知道长毛象的服务器管理者(站长)是拥有所有数据的阅读能力的,应该包括帐号密码ip吧。

所以我在站长你这里建站,是否有个更大的前提条件是:我信任站长你这个人,所以我在你这里有我的赛博分身。

那讨论就还需要把这个前提预设给考虑进去?

@liolok @lgE 理论上象是去中心化的社区,每个用户都可能是站长,这个假设还真是挺重要的

@lgE 最近正在准备相关的事情,一个基于PHP的简单机器检测公开轴自我伤害或者自杀的简单机器回复的干预系统,目前遇到一些非技术性问题。
1.自杀是否应该被干预。
2.仅仅的机器式语言干预可能并不会有多大效果,如果建立志愿者名单向这些人推送需要帮助干预自杀的信息,那么机器人主动向别人推送了这条嘟文,是否会影响一些有想法的人不再敢在公共轴甚至长毛象发表相关言论。
3.目前长毛象是一个表达自杀言论无压力的平台,如果越来越多的机器人或者账号使用了程序会造成一但出现自杀言论就会在相关言论下出现大量机械回复,这也会对后来产生的言论产生心里左右,使其不敢表达,并降低干预效果。

个人的其他观点:
自杀应该被干预哪怕是简单的机械回复,甚至固定的语句。

@lgE 我感觉选项一讨论前有更重要的前置问题。选项二很差。

我感觉选项1的隐含逻辑是,我把这个问题的代价或者责任转交给第三方(1里这里是警察)。但是我理解的隐含前提或者比选项一更重要的前提是第三方值得信任。
选项2的汉语词典里面的解释看了后…就感觉很糟糕。

选项3我想到的是,付出自己有限的赛博鼓励。如果别人做出了自杀的选择,有理性决定的决心。那我也得有劝、舍身其中、有理性决定帮助的决心才行。
如果不清楚、不知道、害怕改变别人的话,那就请用自己的生命自己的时间自己的记忆记住作出这个选择的人。有限地记住也行,有限的赛博真实,我感觉这是最不会太错的了。

@[email protected] 万一自杀的就是站长本人呢?(我不是说我自己

消极预警 

@lgE 我觉得自杀这种事,陌生人不可以冲上去就拦。我是站在自己的立场这样说的。听说,只是听说,有些人自杀时是期待被拦下的。但我从自己的角度来说,我想被提前默哀来尊重至少这一下。我说的话好像过于消极了,敏感一下好了。

@lgE 网友不是朋友/家人那种可以介入当前情况和自杀者建立联系并在救助后提供心理支撑的关系,我觉得如果救人只是出于“我觉得放弃生命是不对的”这样的想法还蛮奇怪的。站长可以考虑和自杀者聊天舒缓情绪,视而不见也很正常,毕竟只是陌生人。

@lgE 参考心理服务热线的做法吧,线上线下区别并没那么大

@lgE 呃但是,如果微博/微信/推特 没有阻止用户自杀的义务,为什么毛象站长就有这样的义务?

@lgE 我认为不要做任何现实中的干预,我们至少应当尊重TA的选择。

@lgE 不太支持站长应该要做神马。毕竟站长没有这个义务要去干吗干吗

1. 对于想要去死掉的人,其他人是没有资格拦着的。TA自己都不尊重,其他人无能为力

2. 对于不想去死的人,也不会那么干,如果只是单纯想引起注意or是引流,那么我觉得TA找错平台了

@lgE 把“生命比隐私更重要”当成客观事实,实在是太傲慢了……成年人拥有独立做出决定的权利,除非默认“愿意主动放弃生命的成年人并不健全(aka是精神病)” (乐

@lgE 如果真不希望别人自杀就别报警。你国警察只会让人更想自杀。警察是人渣中的人渣,黑社会马仔。让他们做好事?还不如让黑社会从良。

@lgE 站长只对用户的虚拟存在负责,不对用户的真实存在负责。

如果有人宣言要自杀,应该提醒ta说,你考虑过要终止在这里的一切吗?

一个人的生命无限重要,但是ta在某个网站展示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一方面很难从这一部分收集的信息评估ta,另一方面缺少了这一部分,对网站可能并不是不可接受的损失。相反要在真实世界里干预,所付出的代价可能会是更多的。

以上是(很多人不喜的)功利主义的观点...不过这样就引出了一个问题——由于人的生命已经分裂成了无限的部分,并且自杀是最后所有部分综合的结果,那么,到底自杀的时候让哪一部分来干预是最合理的?是家人,朋友,公司总管,网站负责人,素未谋面的笔友,曾经的老师,熟稔的面馆师傅,网络游戏排位赛队友,短暂的相好etc...

一个人走在泥地里要陷下去了,ta看见周围很多曾经握过的手,最后的时刻竟然没有一个伸过来的吗。ta除了怨恨会不会还有后悔,最后没有谁到达了彼此的内心。

@lgE 生命是生命质量的「前提」而非「更重要」,报告它是「对自杀行为的干预」而非「拯救生命」。期待在这个认知之上的探讨 :blobooh:

@lgE
我覺得報警,但除非有法律文件否則不提供IP

不過我想了一下,如果報警並提供IP的話,隱含的意義是不是:
站長查出該用戶所在國家,並且由於域名不歸該國家管可能調不到資料而主動提供IP(用戶就這樣被出賣了)
但在這情況下站長自身的匿名性應該不受影響(因為是國外的域名),也就是說題目中的狀況是報警時需要提供報案人資料?

@EndlessNull @lgE 跨区域报警是必须提供IP的,以及警察在干预过程由于缺乏专业心理知识往往对自杀者造成二次伤害。

@kklk @lgE
我看不出來「跨區域報警必須提供IP」想表達什麼,就算不提供IP警方最終也得查IP,而且反過來說,其他用戶即使看到了也會因為沒有IP而不能報警?
我也看不出來「警察缺乏專業心理知識會對自殺者造成二次傷害」想表達什麼,難道網友或站長就不會嗎?還是說應該改叫救護車?

@EndlessNull @lgE 网友和站长当然会造成二次伤害,所以自杀干预才需要有专业能力的人来做。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这么生气诶,就医过程里可能会遭遇医疗霸凌、身边的人可能觉得自杀者大惊小怪、自杀者情绪不稳定的时候遭受警察和家人的言语霸凌,然后二次自杀,这些不都是来自他人二次伤害的表现吗?自杀者由于创伤选择自杀,在救助过程中遭受救助方的二次伤害,如果你对这个概念理解有问题,我可以解释给你听。

@EndlessNull @lgE 其实我本来打了蛮长的一段文字的,但想想没必要和否定存在二次伤害的人解释那么多 :0120:
跨区域网友报警,如果不知道具体所在地也不能立案,警察又不是万能的…等网友所在地和自杀者所在地两地交接完成都要两小时了。
其实我还蛮好奇你们这些支持报警的人是怎么想的,真的有接触过警察吗?有接触过自杀的人吗?我觉得同时接触过两个群体的人就会明白前者的一句无心之言会给心理崩溃的后者带来多大伤害,如果你不是在乎自杀者的痛苦,那你又为什么想救下一个人,希望对方遭受的外界痛苦会少些呢?总不能是出于纯粹的自我满足,通过救人实现了高尚情操之类的?

@EndlessNull @lgE 自杀的人,很多本身就是在所在环境里想过一切能想的求助办法都没有用,最终才选择自杀的,可以说他们本身就没得到所在环境的支持。我反对的不是报警,而是报警之后,心理崩溃的自杀者要怎么面对外界的指责,报警的人可能会想自己做了件好事,可是救人很简单,让被救的人活下去很难,报警的人会帮到最后,还是报完警以后把自杀者留在一个得不到帮助的环境里,任其自生自灭,把二次自杀的自杀者叫做对自己生命不负责的人呢?
你可能会说那是自杀者的事,自杀者自己想死你也没办法,可是是你把对方救下来的啊,说到底大家救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帮到什么程度,这不是还没有讨论出来吗?你又在为了什么生气呢?报警终究只是把责任甩给了自杀者所在环境的其他人,但报警的人真的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在乎自杀者吗?

@lgE 我的建议大概是,注册时勾选一个选项:是否愿意在必要时授权站长泄露你的注册资料。

选了YES的,在公轴上嚷着要自杀时,也相当于是自愿选择了有可能被救。

没有这个注册选项的,可以现加。

以防万一我先说,我会勾选NO。也不认为需要把性命交给别人做决定。

但万一有人只是突然emo、撒娇、情绪乱down,因此要在线上发泄一下,那就给ta一个缓冲按钮。

@lgE 在考虑隐私权的问题之前,应该在先考虑的是积极自杀干预的合理性何以证成的问题。至少,我强烈反对把这种讨论的起点放在站长的道德责任这里。也就是说1.积极的自杀干预未必是合理的 2.即使其合理性可以证成,我想也很难主张长毛象这种去中心化的网络平台的站长来承担积极干预的义务。3.可以想见的是,如果主张长毛象的站长需要承担此等义务,则必然导致站长建立和运营站点的成本与门槛提高,进而导致违反本社区原则的种种连锁反应(诸如站长为履行职责而加强对站点内容的管理和审核,站长为弥补履行职责所付出的成本,需要向站点成员收取某种报酬等等)。
最后,我作为一个长期对结束生命这个选项保持开放性的用户,我真的很不希望自己的言论和行为给任何人带来任何的负担。如果我有一天真的最好了决定,请让我自主而从容地选择离开。

@lgE 置之不理,是否介入需要遵循个人意愿,若寻求帮助的可以介入,不愿意被打扰时,应当注意互联网社交边界。网络救助一需要专业,坚持不中途退出,还需要收好自己的拯救欲。

@lgE 死也是一种人权,出生不能做主,入死还是可以做主的。

@lgE 感觉如果是对方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应该予以尊重...并且就老中这国情报了警只会给自杀者带来更大的社会压力,每个人都应该拥有选择生存与否的自由

@lgE 为什么会有人觉得自己对别人的生命有插手的权利?为什么觉得自己作为旁观者的判断绝对正确?我还看到有人说“自杀者自己不尊重生命”,那么不顾别人意愿强行阻碍对方的你就觉得自己是在尊重别人的生命了吗??这种所谓的“拯救”只是为了满足你们自己而已,一刻也没有站在自杀意愿者的角度上考虑过。

@lgE 那我应该搞一个置顶,如果我说我去死请不要报警,不然这会让我活着还难受

@lgE 如果我想自杀而有人报警并提供ip,我希望能提供对方ip,我要吊死在它家门口以此指控人类对我犯下的罪行

@lgE 这根本就不是站长该管的事,如果站长以个人身份就行劝阻无所谓,一旦使用权力查找IP或者查找邮箱,那就有大问题。

@lgE 宣称自杀本身是一个自救的行为,而来到这里的简中人几乎都不想要大盖帽来找自己(特别是我)。在一个警察无能的世界里找警察,1本身就是伪命题。作为站长的话,如果有心就去关注一下这个人,问问ta怎么了。如果自身需要隐匿社交行为不便于交流,就只要保证其他人和ta社交的时候不会出现站点崩坏就好。站长不是站点领导人只是运营者,不要给自己加上太多虚无的责任。

@lgE 考虑到长毛象并非墙内实名站点,希望大家做这种事的时候慎重,毕竟我相信自杀的人也不想被从地狱叫回人间第一件事就是被喝茶:你这个敏感词账号,你们这个敏感词网站怎么回事?还不如死了……

登录以加入对话
长毛象 · 壹头

长毛象是开源的微博客程序,这里没有玄学的审查和限流。本站采用原版程序,开启全文搜索(收藏)。积极治理公共时间轴,但基本不屏蔽外站。支持多账户登录,对注册和使用有要求。